权钱交易干预司法公正,“法官造法”何时是头,承认错误真的很难吗?

时间:2020-10-27 17:10       来源: 网易财经

  本人谢邦友,男,汉族,郑州市人,系河南邦友农业生态循环股份有限公司股东,现就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郑奇、张宏宇,联合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刘敏、庭长刘超、主管副院长崔海霞,枉法裁判、官官相护、违法办案导致多家公司资金链断裂、经营困难的事宜,举报如下:

  中原区执行局法官郑奇(执行案件承办人)、张宏宇(负责执行异议审判庭、审理执行异议案件)存在的以权谋私情形

  就张秀丽申请执行河南邦友农业生态循环股份有限公司一案,中原区执行局法官郑奇、张宏宇谋取个人私利情形:

  张秀丽及其老公多次声称这个案件执行过来钱后,他们只能拿到执行回来的本金235.5万,以235.5万为基数按年利率24%自2016年8月10日起计算至借款实际清偿之日止所算出来的利息都给法院的法官郑奇和张宏宇。

  这也是为什么中原区执行局的法官郑奇、张宏宇一直盯着这个案件的原因,这个也是为什么在不通知谢邦友、马素兰情形下,在谢邦友、马素兰不是被执行人情形下,直接以涉嫌“拒不履行生效判决裁定罪”移送中原区须水分局的原因。因为郑奇、张宏宇对本案进行违规操作,故中原区须水分局在接收案件后,因本案不符合法律规定,所以一直迟迟没有正式立案,承办的警官也只是迫于领导压力,去谢邦友家门上贴纸条,而不敢使用公安机关加盖公章的文件、按照正常流程传唤。

  至今为止,邦友公司是有资产的,且远远超过这个执行案件所涉及的几百万,按照法律规定,应先对邦友公司资产进行拍卖,只有在邦友公司无资产情形下,才能够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但因拍卖资产费时费力,为了尽快拿到钱,张秀丽就与中原区法院采用分配执行款的方式,执行局法官利用手中职权将邦友公司股东拖入被执行人行列在谢邦友、马素兰并不是被执行人的前提下,郑州市公安局须水分局仅凭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未生效的裁定书违反法定程序进行刑事立案,虽然对谢邦友采取取保候审之强制措施但严重侵犯了谢邦友的合法权益,并以“判刑”为由,用以威胁谢邦友、马素兰,这样是严重中的违法办案。。

  因为中原区法院移送执行案件,是违法操作行为,中原区公安局须水分局立案更是错误办案,导致谢邦友被采取强制措施一年之久,由于办案程序严重违导致推案件无进度。从而导致张秀丽向中原区法院执行局提出启动追加被执行人程序,造成执行程序违法。

  且第一次申请追加被执行人时,张秀丽向法庭提交的追加申请及证据材料都是法院的人准备的。因其查封的有资产,张秀丽无奈撤回追加申请。但之后又重新申请追加被执行人,在邦友公司股东一直强调邦友公司有资产并提供了证据情形下,中原区执行局法官张宏宇罔顾事实,还是将谢邦友、马素兰、韩国奇追加为被执行人。

  在这之中,存在“法官造法”情形,即在韩国奇已不是邦友公司股东、监事情形下,却因韩国奇曾经担任过邦友公司监事,故对马素兰的“抽逃出资”承担责任,又将韩国奇也拖入到这个被执行案件中。

  对于追加为被执行人,韩国奇、谢邦友、马素兰不服,故提起了执行异议之诉,在这过程中,张秀丽申请查封韩国奇、谢邦友、马素兰的个人财产,因本案存在问题,保险公司不给提供保函担保,故张秀丽只能找个人财产进行担保。中原区执行局超额查封了韩国奇、谢邦友、马素兰的个人财产,在韩国奇、谢邦友、马素兰就法院违法查封、违法超额查封行为提出执行异议时,中原区法院法官张宏宇以“滥用司法资源”为由对谢邦友、韩国奇、马素兰进行恐吓。至今为止,韩国奇递交的执行异议申请也未做处理。但因中原区执行局的违法查封导致了韩国奇的资金周转问题,后续引发一系列经营问题。

  马素兰是邦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其不是该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但中原区执行局将马素兰加入黑名单、并对马素兰进行限制高消费,后马素兰根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执行工作中进一步强化善意文明执行理念的意见》向中原区执行局递交下黑名单申请,中原区执行局法官郑奇拒绝接收上述申请,并嚣张的告知,即使有法律规定,我也不会将马素兰下黑名单。

  另中原区法院执行局法官还亲自去邦友公司抱走了邦友公司的财务资料,电脑主机等,但抱走这些材料后,又不处理,在明知邦友公司有资产情形下,却想法设法将邦友公司股东拖入执行案件。并为谋取私利,采用多种手段对案件进行违规操作。实在少见。

  中原区法院执行局法官郑奇、张宏宇,枉法裁判、“法官造法”、滥用职权谋取私利,对邦友公司的经营造成了严重影响。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刘敏、庭长刘超、主管副院长崔海霞存在的枉法裁判、官官相护、相互包庇情形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刘敏、庭长刘超、主管副院长崔海霞,罔顾案件事实、知法犯法、违法包庇中原区执行局法官郑奇、张宏宇。

  韩国奇、马素兰、谢邦友与张秀丽执行异议案件二审期间,因邦友公司主张中原区法院追加谢邦友、马素兰、韩国奇为被执行人是错误且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法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抽逃出资的股东、出资人为被执行人,在抽逃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故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刘敏及其书记员实地到邦友公司进行勘察,就邦友公司现有资产作了相应的询问笔录,但在邦友公司有资产情形下,仍对原判决进行了维持。原因是中院法官在请示刘超、崔海霞后与中原区执行局郑奇、张宏宇进行了沟通,若是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本案改判,那么中原区法官郑奇、张宏宇会因违规将谢邦友、马素兰移送公安机关进行网上追逃而承担责任。因此,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才罔顾本案事实,将本案维持原判。

  但因此却导致因邦友公司股东承担责任,财产被查封、拍卖,从而导致资金链断裂,导致这些股东名下的其他公司的经营也受巨大损失的连锁反应。

  但至今为止, 邦友公司及其股东对此不服,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中院的法官刘敏及其书记员实地到邦友公司进行勘察,就邦友公司现有资产作了相应的询问笔录,但在邦友公司有资产情形下,仍对原判决进行了维持。原因是中院法官在请示刘超、崔海霞后与中原区执行局郑奇、张宏宇进行了沟通,若是中院将本案改判,那么中原区法官郑奇、张宏宇会因违规将谢邦友、马素兰移送公安机关进行网上追逃而承担责任。他们这样做明显的枉法裁判,是为违法办案的公安机关寻找借口,是明显的先入为主,一错再错,这样是程序的违法导致实体的不公正,致使中院法官才罔顾本案事实,错裁误判,在违法的前提下对本案予以维持。

  基于上述他们的违法事实,我谢邦友向有关部门进行投诉举报,请求追究上述违法办案人员的法律责任,并予以处理,以还我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