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巫之后见大巫!《平安经》后,永安市长奇葩"三字经"浮出水面!

时间:2020-08-09 00:32       来源: 电脑论坛

【编者按】:

永安市长"三字经":

"拖字经"、"逼字经"、"破字经"

吉林《平安经》,只不过利用手中的权势,玩玩自己的"雅好",念到底也只不过是"马屁经",不致伤财害命;而永安市长温欣传、张继树们的"市长三字经",却是真真确确、实实在在"拖你(企业)到死、逼你(企业)走人、要你(企业)破产"的"拖死经"、"逼'破'经"、"要命经"!

在"要命"的永安市长"三字经"面前,《平安经》实在小巫见大巫,连"小巫"都不能算了!

 

小巫之后见大巫!《平安经》后,永安市长奇葩"三字经"浮出水面!

 

平安经

1、厅长《平安经》引出的市长"三字经"

最近,被某些作家学者推崇为"跨国传世的经类大作"的奇葩"经书"《平安经》火爆网络,被各种围观、群嘲,段子层出不穷,引起国家关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还为此专门发表了一篇名为《如此平安太荒谬》的文章,予以批驳。

贵为吉林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有"法学博士"之称的《平安经》作者贺电,也终被免职,成为千古笑谈,贻笑大方。

殊不知"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吉林《平安经》余波尚未平息,福建永安的市长"三字经"已经"横空出世",令人更加震惊!

今年7月7日,法制日报刊发《发证机关应依据建筑法及配套法规审核》一文,对永安市市长温欣传、副市长张继树及永安市住建局局长陈涌等市政官员以"市长意见"、"市长方案"替代法律,公开将法院判决斥责为"不讲政治",巧立名目,非法拖延,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并恶意拖延、打压永安佳洁公司的事件进行了报道。

令人震惊的是,经过记者进一步深入调查,永安佳洁公司一案,绝不止市长光天化日斥责法院判决"不讲政治"那么简单,而是在永安市长"三字经"主导下,有着更严重、更深刻的问题!

 

小巫之后见大巫!《平安经》后,永安市长奇葩"三字经"浮出水面!

 

张副市长

2、永安市长"第一经":"拖字经",拖死企业不打折

今天拖着你,明天拖着你,后天拖着你,天天拖着你;

今年拖着你,明年拖着你,后年拖着你,年年拖着你。

——总之,就是拖着你,就是不给办,就是要"拖死你"!

据记者了解,永安"佳洁二期"地块,本是2009年永安市政府在"佳洁一期"地块逾期供地严重违约、给佳洁公司造成重大损失情况下,为平息企业诉讼而主动提出的捆绑开发的一揽子解决方案,以弥补"佳洁一期"项目延迟交地给佳洁公司造成的重大损失。佳洁公司鉴于永安政府提出的一系列扶持举措和解决事端的诚意,出于顾全大局的善意,亦撤回了诉讼。 

但谁也不会想到,正是2009年这一次妥协,让佳洁公司从此卷入了"佳洁二期"地块长达10年的困局中。

此后10年,永安市政府在"佳洁二期"地块项目上出尔反尔,屡次违约,三易规划,一变再变,一拖10年,给永安佳洁公司造成巨大债务与损失,导致原本效益良好、资金周转健康的佳洁公司陷入长达10多年的地产困局之中,形成高达几亿的资金漏洞,资金链几乎彻底断裂。

2019年7月16日,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永安佳洁公司万般无奈,只好通过异地的福建省明溪县人民法院的行政诉讼管辖权,向永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以下简称永安市住建局或住建局)提起了行政诉讼。

2019年10月16日,明溪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永安市住建局"行政不作为"违法,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在法定期限七日内,对永安佳洁公司的申请作出处理。永安市住建局没有上诉。但,就是拖着不办!2019年11月8日,永安市住建局作出《关于佳洁二期项目施工许可证审批的意见》,以法院生效判决不予认可的无理条件,对永安佳洁公司的申请作出处理,结果是:不予办理该项目的施工许可证。永安佳洁公司不服,再次起诉。2019年12月30日,明溪县人民法院再次判决永安市住建局"行政乱作为"违法,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在法定期限七日内对永安佳洁公司办理施工许可证的申请,重新作出审批决定。

法院判决送达后,佳洁公司多次到住建局要求办理开工证,但永安市住建局却无视法律法规,再次罔顾法院判决,始终以"未收到市政府领导指令"为由拒绝办理。

2020年1月9日,永安市长温欣传通知佳洁公司法定代表人潘伟中参会,与会还有其他几位市领导。会上,市长温欣传置法院判决于不顾,仍然一意孤行,再次坚持强调:必须把签订"四方协议"作为办理开工证的前置条件。还提出要求让本该享有优先顺位的承建商江西建工、土地抵押第一顺位的农发行放弃优先顺位(此要求明显违反现行法规,且各方不可接受)。因会上未能达成共识,市长温欣传责令佳洁公司必须于2020年1月13日前按照"市长意见"提交方案。

2020年1月13日,佳洁公司向永安市政府提交了当时最具可操性的开发方案。当晚,市长温欣传主持召开会议,会议并没有通知佳洁公司参加,更没有听佳洁公司介绍方案的可行性,就完全不顾方案本身的合法、合理、可操作性,断然作出通知永安市住建局上诉的决定。

上诉的同时,永安市政府又以签订"四方协议"为撤诉前提,让佳洁公司继续按"市长方案"执行。

如此三番五次,在永安市长温欣传、副市长张继树、永安市住建局局长陈涌等市政官员们明里暗里的"指导"和主导下,永安市住建局罔顾司法,以"市长意见"、"市长方案"替代法律,"拖字当头",对明溪县法院一审胜诉、三明中院终审胜诉的两次判决均视如无物、置若罔闻,完全不予理会;更有甚者,巧立名目,非法拖延,"你有千条计,我有过墙梯",总之一句话:"就是不给办"!

从胜诉至今已逾八个月,佳洁公司仍然"一证难求",项目开工遥遥无期。

而为什么在永安市办理一本简单的建设开工许可证,竟然会比登天还难?为什么即使有了法院终审判决,永安市住建局也仍然置之不理,敢于拒不执行法院判决?他们为什么费尽心思寻找各种理由,推诿扯皮,一拖再拖,就是拖着不办呢?

真正的原因,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小巫之后见大巫!《平安经》后,永安市长奇葩"三字经"浮出水面!

 

二期地段工地现场

3、永安市长"第二经":"逼字经",不逼你走不算完

今天逼你走,明天逼你走,后天逼你走,天天逼你走;

今年逼你走,明年逼你走,后年逼你走,年年逼你走。

——总之,非逼"你"(佳洁公司合作承建商)走不可,

不走不行!不走,就只有就坐着等死!

以"拖字经"逼使企业不堪重负、自行消亡、自己垮掉的同时,永安市市长、住建局局长运用各种手段,不断提高条件、乃至于"创造条件",巧立名目,给佳洁公司及其合作单位"量身定制",提出办理开工证的种种前置条件、无理条件,设置障碍,株连构陷,连续拖垮、逼走与佳洁公司合作参与项目的江苏德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2017年被逼走)、福建易凯建设有限公司(2019年被逼走)、江西省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20年被威逼)等三家承建单位,使佳洁公司孤立无援,无人敢与合作。如此种种,制造出令人恐怖的"寒蝉效应",企图从根子上断绝退路,将佳洁公司连根拔起、彻底铲除。

其中,尤其以威逼大型国企江西省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建工)的手段,最为恶劣。

 

小巫之后见大巫!《平安经》后,永安市长奇葩"三字经"浮出水面!

 

二期地段工地现场

2019年5月16日,佳洁公司历经万难,与江西建工签订了《建筑工程施工合同》,还在签约第二天向永安市政府出具了《承诺函》,承诺"按期交付、绝不烂尾",并同意为佳洁公司先行垫付城建配套费。 

但永安市政府对此事的反映非常奇怪:不给办开工证!

永安市政府为了不让佳洁公司顺利办理开工证,在佳洁公司按程序提交建筑施工许可证施工单位变更申请之日(变更为江西建工),于2019年6月5日派出市政府"尽调组",前往江西建工总部江西省南昌市考察。而此次南昌之行名为"尽调",实是戴着有色眼镜准备前去拆台。但通过尽调,不仅核实了江西建工的实力,同时也证实了其是通过正规招投标合法取得佳洁二期项目的。但是,尽管尽调组返回后向市政府客观报告了尽调结果,市长温欣传却仍然坚持不予办理开工证。如此行径,已远超法律所授权的行政机关的权力范围,严重干预正常的市场经营活动,也使佳洁公司深受其害。

 

小巫之后见大巫!《平安经》后,永安市长奇葩"三字经"浮出水面!

 

永安住建局

而后,2019年9月23日,永安市政府又指示住建局廖明水局长电话通知江西建工领导来永安。江西建工北方事业部汪副总赶到后,分管领导张继树副市长当其面质疑江西建工与佳洁公司的合作关系,言语中竟然斥责江西建工与佳洁公司的合作行为是在"搞名堂",以此威胁江西建工与佳洁公司解约。但在江西建工合理合法的坚持下,永安市政府妄图通过逼退承建商的企图一时落空。

永安市政府见无法通过行政威吓手段逼退承建商,于是想方设法,故意刁难承建商,提出江西建工"必须放弃工程款优先顺位"这一根本不可能接受的既荒唐又无理的要求。为达到目的,市长温欣传甚至不惜亲自赤膊上阵,于2019年11月4日主持召开了佳洁二期地块协调会议,主要参会对象有分管领导、江西建工、兴业银行、农发行、市城建公司、佳洁公司等。会议一开始,市长温欣传便强调佳洁公司必须在签订"四方协议"的基础上方可开工,而签订"四方协议"的前提就是江西建工放弃按法律规定本应享有的"工程款优先权"。会议虽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但唯一目的就是要江西建工接受任何垫资施工单位都不会接受的"放弃工程款第一顺位分配权"的苛刻条款,妄图以此搅黄"佳洁二期"项目开发,阻挠佳洁公司自救之路。

永安市政府主要领导这样的做法,于情,没有顾念佳洁公司这20年来为永安经济和民生所做的贡献;于理,没有按照中央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精神落实;于法,在法律所授予的权限之外,设定无理条件故意拖延办证、换证,横加干预市场行为,造成企业巨额经济损失,已属严重的行政违法、行政乱作为。 

由于市政府公然的威逼和阻挠,严重动摇了江西建工的信心:不是对佳洁公司这个企业,而是对将要进入的这样一个地方政府的恐惧。

 

小巫之后见大巫!《平安经》后,永安市长奇葩"三字经"浮出水面!

 

工地现场

4、永安市长"第三经":"破字经",让你破产没商量

今天不破明天破,明天不破后天破;

今年不破明年破,明年不破后年破。

——总之,"你"企业(佳洁公司)非得破产,必须破产!

而最令人恐怖、也最耐人寻味的,是永安市长如此"拖"、"逼"背后,不时透露出的令人毛骨悚然的隐晦信息和阴暗动机。

2019年6月19日,在佳洁公司于6月5日网上申报变更施工许可证14天后,现任永安市司法局局长受市长旨意到佳洁公司传达"温市长指示精神",即明确要求佳洁公司破产重整。对此,佳洁公司非常震惊,但为能尽快让温市长转变态度,佳洁公司立即召开了内部会议,认真研究分析了"温市长精神",一致认为公司当时还没有到资不抵债的境地,破产重整不具可操性,甚至可能产生一系列的严重后果。佳洁公司还将不能接受市长要求的原因,撰写成《关于化解系列金融风险思路和方案的说明》的书面报告,专门送呈永安市委、市政府。

温欣传见状,又于2019年6月26日,与分管副市长张继树专门约谈佳洁公司法人代表潘伟中。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谈话里,市长温欣传始终强调"企业要走其他途径",其意思就是佳洁公司要破产重整。尽管佳洁公司法人代表潘伟中作为企业主,苦口婆心地向两位市长汇报佳洁公司的实际情况,并非常坚定地告诉两位市领导,佳洁公司并没有资不抵债,只要抓紧二期项目的开发建设,佳洁公司走出困境绝对不是问题,这也是企业自救的唯一途径,并恳请市长办给开工许可证,给企业一个自救的机会。但是两位主官始终忽视企业主的这一诉求,一味坚持要求企业走其他路径,即一破了之。

为了拿到二期项目的开工证,争取自救的希望,佳洁公司逼不得已,只好拿起法律的武器,于2019年7月16日起诉永安市住建局,并于2019年10月24日收到胜诉的判决书。此后,三明中院于2020年4月13日终审判决永安市住建局再次败诉。2020年5月20日,永安市政府分管城建的领导张继树副市长和住建局陈涌局长又再次约谈佳洁公司潘伟中,再次要求佳洁公司走其他路径,即破产重整。

如此三番五次,明里暗里,不择手段,多次强行催逼自己主政地方的企业破产,也是千古奇闻!即便写下千古奇葩《平安经》的吉林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法学博士"贺电大人,恐怕也不敢如此"招摇"!

 

小巫之后见大巫!《平安经》后,永安市长奇葩"三字经"浮出水面!

 

永安市政府

5、如此违法乱政,永安市长"三字经",究竟意欲何为?

据记者了解,佳洁公司开发二期完全是为了降低负债、去杠杆,而另三方债权人均是国有企业。"佳洁二期"的顺利开发,不仅有利于佳洁公司降低财务杠杆、化解金融风险,也有利于债权人债权的实现、有利于政府税收收入的增加,更有利于国有债权的顺利回收。

如此一个多方共赢的项目,永安市长为何如此不择手段、一再设阻?佳洁公司已是困难重重,经不起拖延、逼迫,永安市长为何却还大念"拖、逼、破"的"三字经",亲自上阵"指导"并主导,伸手掐住佳洁公司最致命的咽喉?身为主政一方的"父母官",他难道就完全不顾企业生死?完全不顾由此带来的一系列危机后果吗?

这一连串匪夷所思、常人难以理解的动作背后,到底存有什么样的阴暗动机?是否有更深的利益或谋划?记者不得而知。

虽然不敢枉加揣测,但其背后动机,委实耐人寻味。

 

小巫之后见大巫!《平安经》后,永安市长奇葩"三字经"浮出水面!

 

多名拆迁户老人直到去世也没有住进新房!

6、"三字经"原来竟是"要命经"!

吉林《平安经》,只不过利用手中的权势,玩玩自己的"雅好",念到底也只不过是"马屁经",无伤大雅,不致伤人害命,最多让自己丢官露丑,成为千古奇闻,贻笑大方;而永安市长温欣传、张继树们的"市长三字经",却是真真确确、实实在在"拖你(企业)到死、逼你(企业)走人、要你(企业)破产"的"拖死经"、"逼'破'经"、"要命经"!

在"要命"的永安市长"三字经"面前,公安厅长的《平安经》实在小巫见大巫,连"小巫"都不能算了!

佳洁公司命悬一线,永安市长意欲何为?

系列追踪报道,敬请关注   文章来源  http://www.gjxwv.com/Html/?19621.html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