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县执能部门乱用职权审请回闭不文不理,正据真假不分

时间:2020-07-29 02:08       来源: 石家庄日报网

关于河北省石家庄市赵县人民法院案号(2020)冀0133民初674号何江海诉张兴彬排除妨害纠纷一案,我与2020年五月十三日接到传票定于2020年6月8日,09时00分在河北省赵县人民法院第八审判庭开庭,我接到传票后去法院找庭长吕占波,吕庭长说何月敏跟何江海是亲兄弟,何月敏找我了,我不能管了,因为我曾跟着何月敏干了很多年,你申请我回避吧,我给你打印了申请书,你签字我去找院长,我签字后,申请赵县人民法院回避,改派其他法院审理,赵县人民法院不但不采纳我的改派其他法院审理,却在2020年六月2日出据了河北省赵县人民法院决定书(2020)冀0133民初674号驳回张兴彬提出的回避申请,2020年六月2日下午法院一位工作人员打电话通知我去拿决定书,当我去拿决定书时,我问工作人员,为什么不能到外县法院审理呢,该工作人员称,人家对方不同意去,我说是何江海吧,工作人员说:“是”我说那我不签字。第二天我才去拿的,然后我进行了复议,后来我给赵县法院陈建辉院长打电话,陈院长说:“这么点小事,还去外县,你不用怕我和梁院长全程监督,让王庭长用微信随时汇报,把复议撤去吧。”我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王风瑞庭长接案后一直拖到开庭前一天才去赵县不动产中心调取了何江海的档案信息,并且在开庭时才让我当庭看到了何江海的不动产档案信息,当庭我用放大镜对何江海提供的协议收据证明进行比对。怀疑原告何江海证据造假并当庭提出做司法鉴定,后来我分别给赵县人民法院梁锁山陈建辉院长,发出求助并并附有鉴定申请书,还多次我找王风瑞庭长申请鉴定,迫于无奈,王风瑞庭长于2020年7月13日下午我去法院三楼见到了王庭长,我问王庭长。鉴定什么时候做,王庭长说:“这不需要做,跟案子没关系。”我说:“不行,必须做”王庭长说:“做鉴定挺麻烦的,花钱又多,没有用。”我说:“超过50万了吗?”他说:“超不过也就1万左右”
我说妻子去银行取钱交给王庭长,王庭长说不用给我,得交给立案庭,王庭长又说鉴定挺麻烦的,得经过对方(指原告何江海)同意才能做,对方不同意还是做不成。我说:“非做不行,只要我死不了就得做鉴定,后来我们就回家了。”实在没办法,无奈我于2020年7月23日9点14分我给陈院长打电话,陈院长说刚才王庭长才来向我汇报了,他一直在向我有情况就汇报,我现在在外面协调一个案子,下午再联系吧。

赵县执能部门乱用职权审请回闭不文不理,正据真假不分

​ 2020年7月23日下午15:29分我给法院陈建辉院长,陈院长说鉴定对方证据与本案无关,法院不可能把你们什么纠纷都给解决了,你有事可找王庭长。
2020年7月23日 16时05分我打王庭长手机不接
2020年7月23日16时09分我打王庭长办公室不接
2020年7月23日16时42分我打王庭长办公室不接
2020年7月23日16时43分我打陈院长电话问怎么王庭长不接电话,陈院长说可能开庭,手机静音。

2020年7月23日17时26分我打王庭长办公室不接
2020年7月23日18时50分我打王庭长手机不接 截止到发稿时鉴定就是不给做
通过以上案件经过,我很无奈,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求助媒体,具体证据附后面。

相关推荐